0 %

文:戴芯榆|照片提供:趙品鈞
2020/ 09/ 16
【柬埔寨】走入柬埔寨,23歲成日本社會企業台灣負責人——趙品鈞

「大家有聽過藺草嗎?藺草是我們柬埔寨生產者婦女編織品的主要材料。我們的藺草來自柬埔寨的湄公河,原先是綠色的,藉由陽光曝曬變成棕黃色。」在一場藺草手作吊飾工作坊裡,桌上擺著五顏六色的藺草,一個短髮女孩坐在台前,仔細地為聽眾解說著手上的天然植物材料:「當初我參觀社區工廠時很驚訝,因為每根藺草在我眼中都一模一樣,但我們的婦女一觸摸,就知道手中的藺草的品質是否堪用,這樣的工作甚至成為一個專業的部門。」

她是趙品鈞,柬埔寨的日本社會企業「SALASUSU」台灣負責人,在這場工作坊以講者的身分介紹著柬埔寨——不過,2年前,她還只是同樣來參加演講的聽眾之一,「2018年,大四的我原本計畫出國念研究所,卻剛好聽到一場關於『SALASUSU』的演講,該年10月就前往柬埔寨實習。」


不走社工路的社工系學生,「做什麼都可以很社工」

趙品鈞畢業自社工系,但其實考大學填志願時才第一次聽到「社工」這兩個字,「我高中讀第三類組,從小受到教會影響,一直對助人工作有興趣,想當護理師,但考不上台北的學校,家人又不希望我離開台北,就建議我填社工。」

進了系上,她發現很多同學都是曾受社工幫助的人,長大後懷著回饋社會的心志來修讀,「最激勵我的是一個好朋友,他們家原本是低收入戶,但一路靠著社工與政府其他資源,20歲脫貧,甚至可以支撐他的家人,改變我對整個社會與人的看法。」而趙品鈞特別關注女性議題,讓她先後在「勵馨基金會」與「芥菜種會」的實習都選擇相關領域。

只是,趙品鈞依舊沒想過當社工。父親是導遊,常常帶一些國外商品回台,她大二時順手在Instagram上開始自己的代購事業,追蹤人數1萬多,收入穩定,也產生對商務銷售的興趣。

聽了「SALASUSU」的演講後,「社會企業」四個字第一次闖進她的人生;她借出圖書館所有社會企業的相關書籍,與老師一一討論,「畢業時,老師留下的一句話一直刻在我心中:『無論做什麼,都可以很社工。』」如今加入「SALASUSU」後,買賣交易有了不同的意義:「現在一看到新訂單的通知,就會覺得柬埔寨婦女的辛苦都是值得的。」


從社工領域到商業領域,趙品鈞相信「無論做什麼,都可以很社工」。

一路陪伴柬埔寨婦女的日本社會企業

柬埔寨曾是人口販運最嚴重的國家之一,而女性是貧窮下最大宗的受害者,高達55%的偏鄉婦女小學還沒念完就必須出外打工,甚至遠赴異鄉、遭到販賣、成為雛妓。

2002年,3個日本大學生拜訪柬埔寨,察覺到當時因貧窮而衍生的人口販運問題,在當地成立了致力於改善女性販運問題的非營利組織,2008年建立社區工廠,透過當地村里長的協助與轉介,先後協助200多名弱勢婦女就業;隨著時代轉變與人口販運問題改善,2018年正式轉型為社會企業「SALASUSU」,培訓柬埔寨婦女專業技能,以柬埔寨原產藺草融合現代設計,生產質感十足的生活配件——在柬語裡,「SALA」意為「學校」、「SUSU」則是「加油」,「SALASUSU」的命名期許著自身成為一間激勵人們的學習中心。


柬埔寨的觀光勝地吳哥窟位於暹粒市,但暹粒的市區與鄉村生活完全不同。

「SALASUSU」的社區工廠位於市中心35公里之外的村落。

「SALASUSU」培訓柬埔寨婦女專業技能,以柬埔寨原產藺草融合現代設計,生產質感十足的生活配件。

「SALASUSU」的店面位於暹粒市中心觀光區的酒吧街,社區工廠則位於市中心35公里之外的村落,受雇者為16至24歲的赤貧婦女,80%小學輟學、50%已經結婚生子,受限的經歷讓下一代容易身處貧窮的循環。

「一開始我們以為,提供工作機會,有需要的人就會來工作,但其實即使有工作機會,很多婦女也不一定會過來。」趙品鈞說,傳統社會的婦女定位、沒有交通工具、家有幼兒需要照顧⋯⋯等等,都是阻擋當地婦女就業的原因,也引導「SALASUSU」建立四個支持系統:工廠接送、育幼中心、營養午餐、財務管理,讓婦女的生活與身心初步能「無痛」與工作連結。

在社區工廠,婦女能獲得較平均值高的薪水、技能培訓、托育服務,以及六種軟實力課程:基礎柬文、職場倫理、人際關係、問題解決、自信建立、自我管理,「我們制定的工時裡20%是課程時間,以適合當地婦女的方式,建立超過60堂的遊戲互動課。」而團隊的培訓目標相當特別:「培訓,是為了幫助婦女離開。」


「協助她們,是為了讓她們離開我們」

「兩年畢業計畫」是「SALASUSU」 的一大亮點,「婦女在我們的社區工廠受訓滿兩年後,我們會和她們一起規劃生涯志向,為她們轉介更好的工作機會。」趙品鈞說:「對一家正常公司而言,無論是人力或產品方面,這其實都是很耗費成本的作法,但面臨時代改變,柬埔寨經濟躍進、社會問題改善,這些女性應該可以追求更好的機會。」於是,受訓畢業後的成員,有些進了餐廳、旅館、零售店、其他工廠,薪資是以往的兩倍;有些返鄉創業,開始自己的小生意;也有些因能力、性向適合,留在社區工廠擔任管理職、導覽員。

見證婦女畢業時刻的轉變,是趙品鈞實習時期印象最深的片段之一:「當時有3位即將畢業的女生,才15歲左右,是我們近年來年紀最小的成員。由於未知與害怕,她們不太想離開工廠,還曾楚楚可憐地告訴我們:『我覺得某方面我還沒學好,應該要留下來繼續學。』後來,我們柬埔寨的員工為了鼓勵她們,自主邀請已經畢業的成員回來,鼓勵這3個小妹妹到市區往下一階段前進、追求更好的機會,讓我很感動。」

這場會面結束後一個月,這3位女孩錄取了同一間飯店的工作,「當天,我和同事載這3位女孩過去,道別時,她們輪流擁抱我們、和我們道謝,才轉身進宿舍——轉身前,她們的眼神完全沒有了一個月前流露出的擔憂與恐懼,讓我印象深刻。」


「兩年畢業計畫」是「SALASUSU」 的一大亮點,婦女在社區工廠受訓滿兩年後,「SALASUSU」會為她們轉介更好的工作機會。

各種軟實力課程讓社區工廠的婦女越來越有自信。

在社區工廠,婦女能獲得較平均值高的薪水、技能培訓、托育服務。

5 個月後,實習生成台灣負責人

「SALASUSU」 的理念與制度正是當初吸引趙品鈞義無反顧前往柬埔寨的原因之一。「在台灣聽完演講後,我就直接寫信給其中一位創辦人青木健太,詢問是否還有參與這些工作的機會;當時雖然沒有職缺,但健太仍很熱情,請我寫信、傳履歷一起討論,經過面試之後,我就成了實習生。」於是,甫從大學畢業的趙品鈞毅然飛往柬埔寨,實習五個月後,在「SALASUSU」決定正式進軍台灣之際,擔下台灣負責人的崗位。

「我認為自己之所以可以擔任這份職責,一部分得感謝歷年的台灣人,因為『SALASUSU』的每屆台灣員工與實習生都非常積極主動,也都希望將品牌引進台灣,另一部分則基於健太的特質——他非常支持每個人自主做決定,願意讓大家去嘗試,不會一開始就否定一個點子,同時也會進行評估。」2019年,品牌正式將社會企業的形象建立起來,趙品鈞察覺適當的時機似乎來臨,便向公司提議進入台灣市場,加上公司信任她過往的電商經驗,一切順水推舟、水到渠成。

今年,突如其來的疫情席捲全球,柬埔寨也不例外,「政府規定11月前學校不能全面開放,我們的社區工廠屬性被歸類為學校,婦女工作幾乎停擺,職員則從坐辦公室變成走入村莊進行衛教。」在危機下,社區工廠制定的支持系統發揮了極大作用,「雖然銷售機會減少,但因著我們長期教導婦女規劃儲蓄計畫,讓手作者還能維持家庭的基本開銷。」

身在處於疫情邊緣的台灣,趙品鈞也全心發揮台灣負責人的職責,接連建立台灣官網、進駐百貨之後,9月,「SALASUSU」 亦在台北商業精華區的松菸誠品設櫃兩個月,向更多台灣人介紹來自柬埔寨婦女的手作精品,為台灣與柬埔寨成就一段段不只是買賣的美好交易。




2020年,支持微光的同時,就能支持世界另一端的人們!歡迎你與我們一起點亮微光
 

Stories Around The World

看看其他世界角落的故事
  • 非洲

    Africa

  • 南亞

    Southern Asia

  • 中亞

    Central Asia

  • 東亞

    East Asia

  • 美洲

    America

  • 歐洲

    Europe

  • 大洋洲

    Oceania

  • 中東

    Middle Ea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