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

文:戴芯榆|照片提供:蕭潔蓮
2020/ 02/ 27
【約旦】23歲台灣女孩蕭潔蓮,以線上語言教學為約旦女性與難民找希望

阿拉伯語線上教學平台「17Arabic」的共同創辦人之一,是今年23歲的蕭潔蓮。大學期間,她到約旦交換一年,與巴勒斯坦裔教師一起成立「17Arabic」,提供女性與難民工作機會,並給予受僱教師優於當地教職員水平的薪資。此外,每堂課程的10%收入會作為「17Arabic難民基金」,回饋當地弱勢女性與難民。



約旦,被稱為「中東最安全的國度」,也是許多台灣人到中東世界旅遊、經商、遊學的熱門選擇之一。這片土地,擁有古羅馬劇場、浴池、競技場等世上最完整羅馬遺跡之一;希臘東正教與奧斯曼土耳其風格的古建築;風靡無數觀光客的死海;神秘的佩特拉古城(Petra)與沙漠裡的貝督因人;東羅馬帝國的馬賽克鑲崁畫;傳說藏著摩西下葬之地的尼波山(Mt. Nebo)⋯⋯

這個看似神秘遙遠的中東國家,卻是一個台灣女孩人生的重要轉捩點。


受敘利亞危機震撼,高中立志服務中東難民

1996年,蕭潔蓮出生於嘉義的一個純樸家庭,父母都在教育界服務,然而,比起孩子的成績,他們更重視孩子的興趣與品格。「因此,我從小常跟著教會到嘉義偏鄉,服務新移民小孩、辦寒暑假營會,對學習新語言很有興趣,志向也一直是英語系或外交系。」直到2013年,準備考大學的她看見敘利亞難民危機,深受震撼,心中萌生了前往中東難民營或相關組織服務的想法,隔年順利考取心中的第一志願——政大阿語。

然而,進了阿語系後,她學習語言的挫折感卻越來越深:「阿語真的很難!每天都像在打仗,很多時候都想放棄!但每每想到如果能學好,以後就能直接到難民營服務、更深入當地,就讓我決定再堅持一下。」2016年,她到約旦交換一年,終於開始嚐到成就感的興奮滋味,「在約旦學習真的進步非常多,而且擁有不少實際練習的機會,例如跟著當地教會探訪家庭、到外交部幫忙或是擔任旅遊公司職員和導遊等。」


約旦是中東地區相對穩定的國家,首都安曼一層層環繞的小山坡形成獨有街景。

到當地旅遊公司兼職是一次有趣的經驗,來自一場計程車上無心插柳的談話。「當時我在約旦已待了半年,生活除了上課還是上課,每天都只在語言中心和書桌兩頭跑,非常枯燥。」某天上學途中,蕭潔蓮與計程車司機聊天,發現司機是專門接待中文旅客的約旦導遊,因為朋友突然生病,才來幫朋友開計程車跑點生意。「聊一聊,他就問我要不要來當導遊的中阿翻譯,因此開啟了我在約旦的另一場體驗。」於是,她早上到語言中心上課,下午到旅遊公司上班,偶爾跟著導遊朋友接旅遊團,豐富了生活,也為家裡省了學費的開銷。

除了到約旦,2018年,她也到摩洛哥交換半年,跟著當地美國教會到摩洛哥偏鄉送物資、當志工,還成了摩洛哥美國婦女協會(AIWA)學生代表,協助籌辦慈善活動。幾年期間,工作語言從中文、英語、標準阿拉伯語、約旦方言到摩洛哥方言應有盡有,也大幅增加了她的歷練。


在約旦交換一年期間,蕭潔蓮在當地語言中心學阿文。

不落人後,台灣應更多認識中東

在摩洛哥期間,許多人看見她說中文都特別興奮,表示自己也在學中文,未來想到中國發展,「其實當初在約旦時,我就發現當地大學裡的外籍生,人數最多的是中國學生,還有許多專為中國留學生開設的語言中心。有個中國同學僅是為了家族企業需求,就遠赴約旦學習阿語。」

蕭潔蓮說:「中國在中東的影響力越來越大,也讓精通這兩種語言的人才特別搶手,尤其是北非——由於『一帶一路』的關係,中國為摩洛哥蓋了科技城、簽了許多協定,摩洛哥也對中國越來越友好,有些觀光區域還常常掛滿大紅燈籠迎接中國觀光客,很多摩洛哥人現在都有『中國夢』。」這些際遇,讓蕭潔蓮結束摩洛哥之旅後,接著前往中國交換,想研究「一帶一路」對中東產生了什麼影響。「中國對中東石油很有興趣,也有很多企業想前往投資、賺外匯,我在中國的實習單位『阿拉伯觀察』(Arabia Monitor)就是幫中國研究中東的英國公司。」相對於中國對中東的野心,中東對中國的一無所知則令人憂心:「很多中東人沒有興趣研究中國,也不知道中國正在打壓新疆,對中國人的印象只有『眼睛很小』、『到處都是』。」

而台灣與中東呢?「參加幾場中東的投資論壇後,我發現台灣的農業、醫療、科技、美妝等產業,都受到與會的阿拉伯國家代表極度讚賞,表現了高度興趣,希望能將技術引渡回國;然而,語言隔閡卻成了我們的阻礙。若僅因語言因素,讓台灣人失去潛在的大好商機與國際曝光機會,真的非常可惜。」


創立阿語線上教學平台,為約旦女性與難民找機會

回台後,蕭潔蓮仍然與許多約旦朋友保持聯繫。有一天,她和一名語言中心的老師聊天,得知對方不能再升學。「原來,已屆適婚年齡的她收到了父親的催婚令。她父親認為女性不用讀太多書,趕快嫁人就好;如果她不嫁人,她爸爸就不會再給她學費與生活費。」而其他離婚的約旦朋友也不例外,即使這些女性已恢復單身,獨自撫養小孩的責任和壓力,也常導致她們只能在家照顧小孩,無法工作或再學習。

在約旦,許多父母認為嫁出去的女性不需要再自我進修,如果女性希望追求升學的夢想,必須自己想辦法賺錢;然而,近年約旦經濟不景氣、
男女同工不同酬的現象,讓這些女性在求職過程中幾乎沒有議價能力,甚至每個月薪水數字都不同,直到發薪前一天都不知道自己會拿到多少工價。

在約旦,許多女性在求職過程中幾乎沒有議價能力。

除了這些女性,蕭潔蓮發現,在工作環境中處於弱勢的,還有逃離家鄉至此的敘利亞難民。許多受過高知識教育的難民希望應徵語言中心老師,但大多無法獲得與其他同事相等的待遇,甚至因難民身分受拒,最後只能找到洗車、打掃等不符專長的工作。她開始思考,與其以志工身份幫助個案,不如協助難民發揮本身能力,或許能產生更大的影響力。

「在約旦,我常和這名巴勒斯坦裔老師出遊、聊天,也因著她的家庭背景,我們時常討論難民議題。過程中,我們發現彼此對教育都很有熱忱,也都有著協助戰亂兒童復學的夢想。」於是,正值大四的蕭潔蓮決定與這位朋友一起成立阿語線上教學平台「17Arabic」,由老師提供教育訓練,結合兩個擁有語言能力、社經地位卻相對弱勢的群體,共同教授外國人阿語。

創立之初,許多應徵的女性都不敢相信,為何一個台灣人「莫名其妙」給她們工作機會,「我們的教師全部都是女性,大部分都是30多歲,還有一些在英國念書的敘利亞學生。」目前,「17Arabic」的老師包括約旦的單身與失婚婦女、敘利亞難民、阿爾及利亞移民,今年還新招募了兩名敘利亞老師;教師薪資不僅透明化,也優於當地教職員水平。另外,每堂課程的10%收入會成為「17Arabic難民基金」,回饋當地弱勢女性與難民,至今已提供 5 位難民孩童的入學所需物資。


蕭潔蓮和同樣擁有教育熱情的巴勒斯坦裔老師一起創立「17Arabic」。

難關很多,身邊溫暖更多

「17Arabic」成立以來,也面臨許多困難。從一開始架網站、擬計畫,到成立後招募學生、培訓老師,每一步走來都十分不易。「起初,什麼都得自己學,主修語言的我根本不知道怎麼架網站、剪影片、聯絡潛在客戶,常常像無頭蒼蠅一樣到處問人、自己摸索。」由於阿語在台灣仍屬冷門語言,相對英文、日文而言,學習需求確實偏少,也讓蕭潔蓮在找學生的過程困難重重。

雖然選了一條小眾且難走的路,但家人朋友給她的支持從沒少過。蕭潔蓮回想,一開始創立「17Arabic」時,其實她不敢讓太多人知道,也常常自問:「我並沒有很厲害,我憑什麼創立這個平台?」在她所處的菁英圈中,總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系上也有很多更優秀的學長姐,「但後來我漸漸學到,我可能真的不夠好、不夠厲害,但當上帝將這樣的感動放在我心裡,祂會自己開路和預備;如果我因為擔心或害怕而不願意嘗試,很多意想不到的事情就不會成就。」

此外,「更出乎意料的是,這個平台除了為婦女帶來收入,也間接在之後為我帶來一些幫助。」說出這句話,對蕭潔蓮來說並不容易——創立「17Arabic」幾個月後,她的父親突然意外過世,和父親向來感情緊密的她,不但陷入一段長期的情緒低潮,家中經濟也成為她心裡一大擔憂。「爸爸是我們全家最重要的經濟支柱,他離開後,家裡雖不至於窮困潦倒,但也大不如前。」就在她為了生活花費與未來規劃憂慮不已時,「17Arabic」卻突然出現一兩位學生,希望先以中文教師的課程打基礎,「這些意外收入,成為我最需要的及時雨,讓當時還在念書的我不必一直為生活費擔憂,也讓我深深體會到爸媽常跟我說的『你做上帝的事,上帝就做你的事。』」

今年,蕭潔蓮終於完成大學學業,本想去美國讀國際發展,研究如何更完善地發展中東難民服務,但評估經濟能力後,還是決定先找份工作存錢再去。「不過,進入職場前,我還是想一圓我的NGO夢,因此 2 月會先到約旦家扶中心實習,希望透過實際探訪難民、職訓中心、其他約旦NGO,更深入了解當地需要,並期望與家扶共同發想如何為婦女更多拓展工作機會。」

曾經單純為了理想學習阿語,今日卻以這個語言幫助更多人追求夢想。這名懷抱理念的年輕女孩,正踏實地走在實踐多年理想的路上,期待著將來進修的那一天,能幫助更多女性享有同等的機會,觸及充實自我、回饋世界的未來。




2020年,支持微光的同時,就能支持世界另一端的人們!歡迎你與我們一起點亮微光

Stories Around The World

看看其他世界角落的故事
  • 非洲

    Africa

  • 南亞

    Southern Asia

  • 中亞

    Central Asia

  • 東亞

    East Asia

  • 美洲

    America

  • 歐洲

    Europe

  • 大洋洲

    Oceania

  • 中東

    Middle Ea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