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

文:戴芯榆|照片提供:國際全人關懷使命協會
2019/ 11/ 09
【緬甸】走進緬甸最貧窮之地,台灣夫妻的五年腳蹤——楊斯鈞、黃寶琴

蒲甘,一座緬甸中部的閑靜老城,在這裡,步調緩慢、風氣純樸、古色古香,除了熱氣球與歷史古蹟,還有伊洛瓦底江(Ayeyarwady River)邊的餐廳、旅館、遊船,徬河而居的愜意生活,彷彿一片世外桃源,讓每個到訪的旅人流連忘返。

年僅1歲的秋秋,就住在這片「世外桃源」裡。與旅人不同的是,出生在這塊「世外桃源」的她,父母靠著採棕梠維生,全家一天的收入大約150元台幣。旅人趨之若鶩的河畔景觀,是她的日常風景,但旅人隨意入座的景觀餐廳,她未來大概從沒機會踏進一步。  


騎了兩小時機車,在烈日下找希望的媽媽

秋秋的父母收入都花在一家生活,幾乎沒有積蓄,只希望三個孩子能夠平安長大——直到有一天,秋秋的媽媽照常上工,在院子裡忙著燒製棕梠油時,一時不察,在旁行走的秋秋便一腳踏入了火堆餘燼。


腳底瞬間的劇痛使秋秋跌坐在火堆裡,導致腿部與臀部也跟著燙傷,夫妻倆嚇得立即將秋秋送到當地診所,好不容易向親友湊齊2500元台幣的醫療費,但這樣的嚴重燒燙傷令當地醫護束手無策,這個小女孩就帶著這樣的燒傷生活了8個月,身處一旦感染就可能需要截肢的風險裡。


有一天,秋秋的媽媽聽說有一位台灣牧師帶著義診團來到隔壁村,立即抱著秋秋,在烈日下騎了兩小時的摩托車,滿頭大汗地出現在義診團。這個義診團是「中華牙醫服務團」,當下並無法治療這樣的傷勢,但其中一位團員拍下了秋秋的照片,在檢討會議時,大家都希望能為秋秋找出路。義診團團長龔慧儀回憶:「我們就談好分工,回台與自己的所屬醫院討論,緬甸夥伴進一步了解這對母女的資料,而病人來台的護照、簽證、機票與生活費,由楊牧師夫妻負責募款。」


龔慧儀口中的楊牧師夫妻,是一對待在緬甸5年的台灣宣教士楊斯鈞、黃寶琴,他們長駐的地點其實不是蒲甘,而是全國最貧窮的省份——伊洛瓦底省(Ayeyarwady)。


 位於緬甸伊洛瓦底江三角洲的瓦克馬村莊徬河而居。

 瓦克馬村莊的傳統橋樑以竹子搭建而成,大多是觸目驚心的獨「竹」橋。


伊洛瓦底江盡頭,緬甸最貧窮的省份

伊洛瓦底江是緬甸最重要的河流,從南至北貫穿緬甸全境,沿岸孕育出數座繁榮古城、歷史古蹟,而河畔的餐廳與旅館林立,盡收大江美景,為旅人帶來徬河而居的愜意時光。循著水路抵達的下游伊洛瓦底三角洲,更被稱為「緬甸的米倉」,稻米產量佔了全緬甸的65%。

然而,伊洛瓦底江盡頭的伊洛瓦底省,卻有著不同的光景。順著伊洛瓦底江深入偏僻的村莊,許多家庭洗澡、洗衣、飲水都在同一條河流,他們徬河而居,住在樹林裡由竹子搭建的高腳屋,小木船是唯一的交通工具,或是靠搖搖欲墜的獨「竹」橋往來。村內許多學校的教室,是高腳屋下的遮蔭處,孩子都擠在泥濘地上讀書。

2008年,一場風災重擊伊洛瓦底三角洲,由於海水倒灌與政府賑災不當,九成建築傾垮,超過10萬人死亡、7萬人失蹤,近百萬人無家可歸,原就貧困的伊洛瓦底省更是雪上加霜。2017年,伊洛瓦底省的社會福利部長表示「伊洛瓦底省是全緬甸七省裡最貧窮的省份」,全省人口約700萬,大多為緬族佛教徒,七成居民務農且生活在無電、無自來水的環境,男性一天的工資大約100元台幣、女性約70元台幣,90%兒童沒有機會讀中學。

當時跟著教會參與救災的黃寶琴,目睹現場的慘況,深深烙印在她心裡。2012年,她與經商的丈夫楊斯鈞一同到緬甸服務一個月,楊斯鈞也受到感召,隔年關了公司,決定與妻子共赴緬甸,接連擔任台灣「無子西瓜基金會」與「愛緬基金會」的職位。

2015年,他們來到伊洛瓦底的其中一座城市瓦克瑪(Wakema)——這座距離仰光五小時車程的城市,有500多個村莊,共約40萬人口,居民大多務農、打零工。當地雨季長,農人主要靠一年一穫的稻米維生,年收入約90萬緬幣(台幣1萬8千元)。「瓦克瑪市長帶我們進入各村莊一一探訪,我們搭著小木船上岸,走在泥濘的小路上,眼所見的,皆是沿岸岌岌可危、破舊不堪的高腳小茅屋,還有坐在門口的村民那一雙雙無望的眼神。」

楊斯鈞與當地村民一起乘船在村裡往來。

 瓦克馬村莊徬河而居,洗澡、洗衣、飲水來源都來自這條河。

 
瓦克馬村莊裡的一般住家。

 在氣候炎熱與物質匱乏的環境裡,有些瓦克馬的學校直接以高腳屋下方作為授課教室。

 在當地村長邀請下,楊斯鈞為村裡蓋起水泥橋,大幅減少村民過河的不便與風險。

2016年,基金會交由當地夥伴接手,隔年夫妻倆在台成立「國際全人關懷使命協會」,專注於伊洛瓦底省的工作。他們在村裡造橋鋪路、興建教室、建立醫療站與大蓄水池、提供醫療義診與衛教,與村民、村長、校長、教育局長與市長都建立了良好的信賴關係。一年內,協會的愛心午餐照顧了近千名學童的健康,興建的新教室造福了2000多名學生,新建了孤兒院,提供失親與失學兒童一個就學與生活照顧的關懷據點,預計可收30名孤兒,目前已有8個來自若開邦的欽族孩子入住。

「其中一個村莊品馬昆(Pyin Ma Kuin),村長一直對我們很友善。他看我們年長又不懂緬語,卻願意從台灣來協助他們、關心村民的需要,非常感動,也成為我們最好的夥伴。」楊斯鈞說:「每次進村,他總是放下手邊的農務,為我們準備餐食與往返的交通船隻,陪我們拜訪其他村落,有一次聽到我們的車滑進水稻田,二話不說馬上來救援。」

去年6月,這位村長身體不適,緊急送到仰光醫院搶救,楊斯鈞夫妻第一時間趕到醫院探望,但年僅55歲的他仍於幾天後逝世,期間住院費用約為10萬台幣,高昂的負擔幾乎即將壓垮全家人。村長的孩子鼓起勇氣向楊斯鈞夫妻尋求協助,夫妻倆也深深感念村長過往的付出,為他們付了醫療費,「之後,他的兒子也成了我們的得力志工,在村落推展各樣工作。」

 楊斯鈞團隊在伊洛瓦底為學校興建教室,讓2000多名兒童可以上學讀書;2017年開始的「愛心午餐」,則讓近千名貧窮兒童可以在學校多吃一餐。

 今年,楊斯鈞一行人暫回台灣,離開瓦克馬時,所有小孩都跑到橋上送行。

一場「不能義診的義診行」,改變母女人生

「中華牙醫義診團」即是楊斯鈞夫妻長年合作的醫療團,提供牙醫、內科、中醫針灸的義診,進行各種衛生教育,並為不同村落的10多位助產士上課,服務了超過5000位居民。

龔慧儀說,醫療團初次來到緬甸便決定持續往返,就是受到伊洛瓦底省景象的震撼:「村民一看見下雨便開心地奔出門洗澡,瓦克瑪的市立醫院只有3名醫生,加護病房的設備只有一個氧氣筒,醫療資源非常不足。」而出生在緬甸、來台念牙醫並執業的林玉芬醫師說:「雖然這是我的出生地,但我仍然驚訝於這些村民對牙科保健常識的缺乏,甚至有吃檳榔的婦女會給自己不到兩歲的孩子吃檳榔。很多人都是這輩子第一次看牙醫,包括年近半百的人。」

2017年底,團隊原本預定一如往常到蒲甘與瓦克瑪義診,但醫師證申請一波三折,出發前10天,才收到不允准的通知。「如果不能義診,還需要去嗎?」團隊原本想取消行程,但討論後,眾人認為即使無法義診,也要探訪當地夥伴與村莊,便決定不看診,只進行衛教——沒想到,這趟「不能義診的義診行」,就此成了秋秋母女的一線生機。

 2014年起,「中華牙醫服務團」每年都到緬甸義診或探訪。

癌症第四期,不是故事結尾,而是影響力的開始


2018年,秋秋母女終於得到跨國醫療救助的機會,到林口長庚醫院進行這場高難度的手術;術後三週,秋秋已能正常行走,手術費75萬元全由林口長庚負擔。隔年,另一名顏面畸形的11歲女孩也接續秋秋的腳步,來到中國醫藥大學附設醫院國際醫療中心接受治療,院長陳宏基從女孩身上取得肋骨組織,以人工製造一個耳朵,接縫在無耳朵之處,四個月後就自然生成完整外觀。

這兩場高難度的手術不但在台灣媒體上以跨國人道醫療的實例受到大幅報導,也在兩個家庭各自居住的村莊引起討論,讓當地許多村民更願意敞開心胸認識台灣人。
 

 2018年初,林口長庚醫院成功為兩歲的秋秋進行治療與植皮手術。

  2018年,中國醫藥大學附設醫院國際醫療中心接收楊斯鈞轉介的顏面畸形女童,成功重建右耳。
 

以在地與跨國醫療翻轉弱勢人生,讓世界透過醫療看見台灣,但楊斯鈞對待自身卻反其道而行。2014年初抵緬甸,他就被確診出癌症第四期,醫生告知若不接受化療,只剩4年可活,「但我相信人的一生都在上帝手中」,至今,不僅癌症未復發,亦得以推展各樣工作。

過去經商的他,也在仰光成立台商聚會與台灣美食餐廳,關懷在緬經商的台灣人,並結合當地台商資源,協助緬甸青年創業、培訓專業技能,期待當地青年能夠自立,甚至回饋協會的助學、扶貧與醫療工作。除了醫療、教育、公共設施,這對夫妻不只要為孩子找希望,更要讓他們親自建立希望。


 


2019年,支持微光的同時,就能支持世界另一端的人們!歡迎你與我們一起點亮微光

Stories Around The World

看看其他世界角落的故事
  • 非洲

    Africa

  • 南亞

    Southern Asia

  • 中亞

    Central Asia

  • 東亞

    East Asia

  • 美洲

    America

  • 歐洲

    Europe

  • 大洋洲

    Oceania

  • 中東

    Middle Ea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