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

文:戴芯榆|照片提供:愛無國界關懷協會
2019/ 06/ 11
【布吉納法索】斷交之後,「愛無國界」:台灣與布吉納法索的15年路

2004年,在布吉納法索服役的台灣第一屆外交替代役連加恩,建立了「霖恩小學」,讓偏鄉的孤兒免費上學;2019年3月,霖恩小學建立15週年,現任馬偕醫院兒科醫師的戴裕霖重新踏上布吉納法索——之所以說「重新」,是因為當年還是醫學生的他,看完連加恩的《愛呆西非連加恩》大受感動,之後也前往布國擔任外交替代役,期間成為基督徒,並將經歷寫成《穿越一條柏油路到古都古》一書。

連加恩曾回顧,當他必須回到台灣,為了當地工作的後續處理事宜天天苦惱地向上帝祈禱時,「沒多久,裕霖就出現了。」    
 

這口霖恩小學裡的水井,就是書籍《愛呆西非連加恩》封面的水井。過了18年,水井依舊正常運作。

 

服役期間,戴裕霖不只忙著台灣醫療團的工作,也協助霖恩小學相關事務,讓這間造福偏鄉孤兒的私立學校得以延續,至今,這間學校已完全由當地人接棒,「愛無國界關懷協會」與台灣一間僅300人的教會「榮星長老教會」則負責每月台幣16萬的資金,以及大方向的協助和勘查。正因如此,2018年,布吉納法索與台灣斷交時,霖恩小學仍能正常運作,並未受到影響。

 

於是,這次台布斷交後重返布國,戴裕霖看見了比政治局勢更重要的改變——那正是無數台灣人不計代價,長期以來走入布國民間、看重生命價值的成果。

 

不同目標導向的醫療團

 

布吉納法索以前與中國建交時,由於政治因素,在反對黨的大本營古都古市(Koudougou)建立了一間「友誼醫院」,後來1994年台布建交,這間醫院就由台灣醫療團進駐,直到去年斷交。走進友誼醫院,戴裕霖說,曾經每天早上走來看診的日子重現眼前,一樣的長廊、一樣的紅土、一樣的藥味與尿騷味,雖然醫療團入口看板上那個小到幾乎看不清楚的中華民國國旗還在,但醫院大門的國旗已被拆下。

 

不過,也沒有看到中國國旗的影子,因為,他們似乎對這間偏遠的醫院沒興趣。「中國醫療團現在以首都瓦加杜古(Ouagadougou)的『國立龔保雷醫院』為據點,這是台灣埔里基督教醫院協助建立與營運的現代化醫院,裡面很多設備都來自台灣,是西非的先進大醫院之一。」根據聯合國的《2016年人類發展報告》,布吉納法索的人文發展指數在188個國家裡排行倒數第4名,醫療資源極度匱乏——全國有8家醫院、11間地區級醫療中心、677間基層衛生診所,平均每一位醫生要服務3萬人,每1823人擁有一張病床,新生兒死亡率60.9%,國民平均壽命59歲。而貴為首都的瓦加杜古,本已擁有相對優良的醫療資源,可以想見中國醫療團去向的評估標準,並不是更有需要的地方:「在瓦加杜古的生活肯定不會像古都古那麼辛苦,醫生可以過得比較舒服。」


前往霖恩小學的路上,大路重新鋪過,驢車變少了,摩托車變多了。

 

緩慢轉變的平民生活,「有了衣服與4G」

 

聽說以前的台灣朋友回來了,許多當地朋友都來拜訪戴裕霖,「以前打球認識的朋友、畫家、電腦老師、霖恩小學的畢業生,甚至以前醫療團的司機,都來與我們敘舊。」讓他更感動的是:「家訪霖恩的學生時,還有一戶人家,馬上去菜園摘來一盤洋蔥與花生招待我們。」

 

由於霖恩的學生大都出身於貧窮家庭,每次家訪,看見的不外乎是黃土屋、一堵牆與幾隻雞,因此,菜園的出現,讓戴裕霖非常驚訝。「以前在古都古鄉村,幾乎沒看過人家種菜;即使是農家,由於布吉納法索只有乾季和雨季,作物都是一季一穫,一到乾季,很多家庭就沒工作可做、沒東西可賣,容易有一餐沒一餐。但現在,很多組織來這裡挖水井,不少家庭都開始耕種,甚至出現在家裡院子晾衣服的景象。」晾衣服,代表附近有洗衣的水源,也代表家庭成員多了衣服可替換。「雖然孩子大多仍然赤著腳,但穿衣服的小孩變多了,迎接我們的不再是總是裸著上身的孩子。雖然有些衣褲看起來仍顯破舊,但色彩鮮豔的二手衣也不少見。」

 

有趣的是,村裡連柏油路都鋪不起來,但沿路上,驢車不再是最常見的交通工具,而是腳踏車,甚至幾輛摩托車,而且,4G網路已經出現。「2010年,我在這裡當志工時,得去馬路旁的電話亭付錢打國際電話,或是去網咖寫Email;現在已經有了4G網路,只要台幣200元,都市裡滿街都是手機儲值站,跟台灣的7-11一樣多。雖然大部分的手機都不是智慧型手機,但我的朋友幾乎都有FB跟IG。」


古都古的偏鄉民宅出現晾衣服的景象,附近也多了菜園,代表附近水井跟水塔越來越多。

許多小孩收到手中的乖乖糖,不知道怎麼撕下包裝紙吃糖。以前家訪時,看到的孩子大多都沒穿衣服,現在幾乎都穿著比較好的二手衣,不過仍然沒鞋穿。

近年的古都古,驢車少了,摩托車變多了。

 

隨著環境與醫療慢慢進步,孤兒變少了,以前聽到的那種「可憐的故事」也變少了。以往,霖恩入學的條件是「雙親至少一人過世的孤兒」,小學一年級隨便招生就超過30人,現在只收得到10幾人,學校開始計畫進一步招收那些非單親或孤兒的貧困孩子。家長與學生的提問,也從單純地「能不能讀完小學」,變成了進一步思考未來的大哉問。

 

尊重孩子的偏鄉父母

 

霖恩小學不但是提供食宿的免費學校,還在校內雇用駐校保育員。這個類似社工的角色,需要探訪學生的家庭、帶生病的小孩看診、關顧校內的愛滋兒,也需要與社會局保持聯絡,幾乎是滿足了弱勢孩子生理、學習、陪伴的需求。在這樣的照顧下,霖恩學生的表現也令人欣慰,畢業生通過全國畢業考的比例非常高,每年約有八成畢業生通過畢業考,超過其他公立學校的六成。那麼,其他不擅長讀書的孩子呢?

 

有位考不上國中的學生,畢業後就去修輪胎,現在已能靠這一技之長維生,這次,他來見戴裕霖,聊天時說道:「念完小學,讓我更認識自己,去思考自己未來想做什麼,而不是在街上流浪、乞討。」當戴裕霖一行人與霖恩畢業生對話時,也鼓勵他們思考,自己是否能從受助者成為幫助者,偶爾回小學協助學弟妹。「大部分孩子都沒想過這件事,因為他們都以為一定要很成功、當老師,才能幫助霖恩。」

 

令戴裕霖驚訝的是,當台灣團隊與霖恩學生的家長討論孩子的未來,大部分的家長也不再回答以前常聽到的「當醫生」、「當老師」,而是「看小孩自己想做什麼」。「這樣的觀念其實不容易,因為我記得,這裡以前也是以父母的意見為主,什麼都是長輩說了算,因此政宣廣告還會特地宣傳讓孩子適才適所的重要,尤其是宣導父母要讓女兒上學、不要讓女兒太早嫁人。」不知道是政府多年宣導奏效,或是霖恩與台灣教會團隊長期建立起的「父母只是管家」文化,在這赤貧的鄉村地區,父母們對孩子未來的想法,跳躍式地擁有了更多彈性的空間。

霖恩小學的當地委員會成員包含秘書、小學老師、牧師、媽媽,委員會負責學校的一般運作,並不定期開會、訪視學生。

霖恩小學的廚娘正在廚房裡煮午餐。學校一天供應兩餐,孩子常能吃到米與魚,偶爾吃肉。全校108個孩子,每個月吃掉450公斤的米。

打從與連加恩醫師合作以來,當地牧師忠果(Zongo)就一直是盡忠職守的好夥伴。

 

生命改變的路徑,宛如台灣上一代

 

視野雖然寬廣,難免也會因現實擠壓留下遺憾。今年28歲的青年蘭伯特(Lambert),父母雙亡,14歲才進霖恩念小一,是霖恩的第一屆學生。只要知道霖恩小學的故事,或是看過連加恩的著作《路燈下的夢想》,都會對這個青年留下深刻印象。國中時,他每天來回15公里的紅土路上學,晚上在路燈下讀書,從七點念到十點,回家睡覺,隔天再從凌晨三點念到六點,早上七點去學校上課,不但成了全村第一位考上第一志願省立古都古高中的中學生,前年更考上國立古都古大學科學系。

 

然而,一年台幣4700元的學費加上首都的食宿費,對蘭伯特來說難以負擔,即使他寒暑假去工地蓋房子、挖化糞池,但賺來的錢只夠一兩個月的生活費,大一沒念完,去年就休學了。「協會和他討論後,認為即使念完大學,也不一定有好的工作機會——畢竟,連在台灣念完國立大學的優秀布國學生,回國後都常常找不到工作——就鼓勵他參加布國科學院的中學數理師資培育計畫。」戴裕霖說,這個計畫類似台灣的公費師培生,經過三年上課、一年實習,就會抽籤分發到各地的公立學校當老師,月薪可到台幣2萬元。「這是他通過這個計畫後,第一次與我們見面。結果,一問之下,才知道這個考試有多難——去年一萬人參加,只有200人錄取!他通過這2%錄取率的考驗,真的是很優秀的學生。」

 

只是,接下來的學費、伙食跟住宿費,一年大約3萬台幣,對蘭伯特而言仍然是很大的挑戰,這也是協會接下來評估的重點之一,希望能看見一個人的命運真的完全翻轉。蘭伯特的人生路徑,就像台灣的上一代,在有限的環境中取捨,積極尋找夢想的出路。

 

「爸媽,你們應該多出去看看」

 

「愛無國界關懷協會」的常務理事周漢章是畢業自美國名校聖塔克拉拉大學的機械工程博士,曾獲中央大學機械系傑出系友。他與協會一行人四處走訪,評估當地條件與需求,大致認為裁縫、電腦能力,甚至太陽能設備的職業訓練,會是未來霖恩學生的方向。尤其觀察霖恩小學的太陽能設備與當地需求後,他說:「太陽能是布吉納法索發展的重點之一,協會的總部對面已經開了一間太陽能的私立職訓學校,而電腦能力方面,只要會用excel和word等電腦軟體,就能得到比較好的薪水。」

 

周漢章與太太陳葆蓀年屆半百,各自擅長工程與營運,這趟行程,他觀察學生的未來職訓與硬體需要,陳葆蓀則運用自己的經歷,了解當地銀行、財務、行政。「我的女兒曾經休學一年去泰南,回來後,跟我們說:『爸、媽,你們應該多去世界角落看看。』」曾經不了解為何許多年輕人都往發展中國家跑,這次跟著跑一次,周漢章說:「回來後,一直想著未來到那邊種菜——去非洲,不是年輕人的專利。去過一次,就會想再去一次了。」

 

2016年,霖恩小學的當地委員會,提出新建中學的需求,希望能讓經濟無法負擔中學的孩子繼續念書,「牧師也說,當地考公職的最低條件是中學學歷。有些考過畢業考的孩子,因為貧窮無法繼續就學,非常可惜,希望未來我們能讓自己的畢業生繼續念中學,也可以收其他的一般學生來維持學校收入。」經過榮星教會的奔走,已經順利買下土地,今年持續募款,興建中學與維修霖恩小學的教室。

霖恩小學的教室與學生

霖恩小學的女生宿舍。

教會裡面的電腦教室,每台電腦都被小心翼翼地保護著。教會開設的電腦課一期三個月,學費約800元台幣,教會裡的孤兒則可免費上電腦課。

從連加恩開始,台灣人的愛陪伴霖恩小學的孩子走過近20年時光。

 

從一開始的連加恩、台灣醫療外交團、榮星教會,到「愛無國界關懷協會」,不知不覺,無數台灣人已經以個人、政府單位、民間組織等形式,陪伴布吉納法索的偏鄉孩子走了15年。或許有人會問,為何要遠渡重洋,惦記遙遠的世界另一端的孩子?為何要特地遠行,關懷看似與我們毫無關係的人?仔細翻找連加恩的初衷,到現今「愛無國界關懷協會」的延續,貫穿其中的,是聖經上的古老教導:「因為我餓了,你們給我吃;渴了,你們給我喝;我作客旅,你們留我住;我赤身露體,你們給我穿;我病了,你們看顧我;我在監裡,你們來看我——這些事你們既做在我這弟兄中一個最小的身上,就是做在我身上了。」而遠在世界另一端,看似不值得、無回報、沒有「理所當然」的緣由,那些被世界遺忘的人,不也正是那最微小的嗎?

 

與永恆相比,15年的路,突然顯得短暫;與永恆相比,前方的道路,又顯得任重仍道遠。這條路,還需要更多願意擁抱那些微小之人的人,繼續走下去。



2019年,支持微光的同時,就能支持世界另一端的人們!歡迎你與我們一起點亮微光

Stories Around The World

看看其他世界角落的故事
  • 非洲

    Africa

  • 南亞

    Southern Asia

  • 中亞

    Central Asia

  • 東亞

    East Asia

  • 美洲

    America

  • 歐洲

    Europe

  • 大洋洲

    Oceania

  • 中東

    Middle Ea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