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

文:戴芯榆|照片提供:張伊青、陳雅芳
2018/ 04/ 23
【吉爾吉斯】奉獻17年,他成首位獲吉爾吉斯「榮譽公民」的外國人——台灣爺爺楊嘉善(下)

2017年2月,台灣爺爺楊嘉善與世長辭。過去十多年,他與太太崔婉貞在中亞國家吉爾吉斯接連創立五間中小學、一間身心障礙學校、兩所孤兒院和一間大學,每年共約有1600多名貧窮學生受惠;2004年,楊嘉善獲吉爾吉斯政府頒發「榮譽公民」,是第一位獲得這份榮譽的外國人——這些,都是他當初在那個大雪紛飛的夜裡踏上吉爾吉斯時,從未想過的⋯⋯
 


一下車,拄著拐杖的楊嘉善蹣跚地跨出步伐,吉爾吉斯學校的校長、老師與穿著紅制服的學生,一一上前向他問候。

這裡是位於托克馬克(Tokmok)的「恩典中小學」(School of Blessing),2000年成立,從小學到高中共十二年學程,也是楊嘉善在吉爾吉斯成立的第一間學校。

「我們當初遍尋適合的建校場地,但都不合用,直到市政府說:『有間破舊的幼兒園,如果你們要就賣給你們吧。』到場一看,除了磚牆,包括屋頂、天花板、地板、窗戶、電線、排水道、空調、電燈、教室和桌椅,全需修理或換新。」楊嘉善回想:「那時是年初,每個人都告訴我,沒有商行能供應這麼多需要,這間學校絕不可能在今年九月開學。」

當時,他已71歲,妻子崔婉貞也罹過癌症,體力大不如前;或許是想著無書可讀的小孩,或許是認為自己沒有時間可以浪費,看著眼前的景象,他卻莫名有股預感相信學校能建成。「我祈禱上帝給我智慧,第二天,突然想到當地工廠。原來,蘇聯解體後,吉爾吉斯很多工廠都關閉了,很多工匠無處可去,因此我馬上雇用了木工、鐵工、水泥工和磚匠等,共約一百人,自己建造所有門窗、桌椅、下水道⋯⋯等等,全部在五個月內趕工完成。」消息傳到吉爾吉斯總統阿卡耶夫(Askar Akayev)耳裡,都驚訝地想來參觀。(註1)





長期以來,學校與機構的支出都來自同樣由楊嘉善成立的「中亞分享援助協會」(Central Asia Sharing Aid)和「慈善基督教基金會」(Mercy Charitable Christian Foundation)。


現年20多歲的安德烈(Andrei Egorov),憶起當初進入「恩典中小學」的契機:「五、六歲時,我正在街上玩耍,一個阿姨走過來,問我有沒有上學,我說沒有,她就說:『好,能不能拜訪你爸媽,我想跟他們談談。』於是,我回家找奶奶出來,那一年九月,我就去上學了。」大學畢業後,他申請到獎學金,目前正在美國羅克福德大學(Rockford)讀碩士:「以前,我從沒想過自己能學到這麼多,更沒想過能出國念書,我很感謝上帝給我這份禮物。」

「恩典中小學」共350多名學生,雖然是基督教學校,但聘請了不少穆斯林教師,也有許多學生是穆斯林,其中一個學生艾碧莉(Aiperi)說:「在學校裡,我得到很正面的教導,最重要的就是彼此尊重。我們學校的信仰和其他公立學校很不一樣,但我並不反對聖經和基督徒。」高中生蕊娜塔(Renata)則說:「在這裡讀書很開心,我認為這是托克馬克最好的學校,課程跟老師我都很喜歡。」2009年,蕊娜塔被美國政府選中,到威斯康辛州讀高中,畢業後拿到全額獎學金,繼續就讀密蘇里州的基督教大學。楊嘉善說,因為辦學品質不錯,不少伊斯蘭教長紛紛詢問能否送孩子來讀書,而校長瓦倫丁娜(Valentina)對此樂見其成:「我希望培養這些孩子的品德,也相信這些孩子能為國家帶來和平,將來才能對吉爾吉斯社會有貢獻。」(註2)
 


托克馬克市長看見楊嘉善辦學有成,也提出邀請,希望他在自己的故鄉建立學校。「市長來自一個山腳下的鄉村傑拉巴許(Jarabashy),是個只講吉語的小村莊,距離托克馬克一小時車程。2008年,我們在這裡開學後,學生再也不用長途跋涉去上學。」

校長凡娜拉(Venera Dosalieva)的先生早逝,她獨自扶養兩個兒子已六年,學校的薪水是她家的唯一支柱,校務也成了她生活的重心:「現在學校有十位老師、近七十個學生,我們很希望受過教育的村民可以回來學校任職,但是,現在全村只有四人受過完善的教育。」

 

看見邊緣裡的邊緣,成立殘疾學校

 

教育機會供不應求,接連幾年,楊嘉善如火如荼地成立學校,包括七成居民都是東干人的伊萬諾夫卡鎮(Ivanovka)的「希望中小學」(School of Hope)、別洛沃茨克鎮(Belovodskoye)的基督教中小學、卡拉巴爾塔市(Kara-Balta)基督教中小學與兒童之家,還有凱明市(Kemin)的「凱明學校」(Kemin Christian School for the Disabled),專門收容孤兒、學習障礙與輕度身心障礙學生,免費提供食宿與技能教學,包含木工、烹飪與編織,直到學生18歲離校。

「凱明學校」校長卡麗娜(Galina)說,她只是一個普通的老師,但待在這間學校,就必須面對比一般學校更多的困難:「可是,只要我們不停嘗試與進步,一切就不會停在原地。這群孩子需要的是參與生命,而非脫離生命,他們絕對可以享受自己的人生,並且改善自己的生活。」16歲的艾詩瑪(Iziema)說,她剛來學校時天天哭,不想待在學校,幸好媽媽堅持讓她上學,久了,她才發現學校有吃有穿、不會被欺負:「許多小孩連在家裡都享受不到這樣的環境,因此越來越喜歡留校。」

一位老師碧安卡(Bianca)在「凱明」任教已四年,自家就有個自閉症的孩子。很多人都問她該怎麼照顧這些小孩,她說,只需要兩件事情,就是極大的愛心跟耐心,「有時候,連我們身為母親,都會遇見愛不下去、忍耐不下去的時候。所以,我在『凱明』常常受到感動,因我看見這些老師真的不簡單,完全為了孩子將自己奉獻出來。」碧安卡提到身邊一個唐氏症學生:「四年前,我遇見這個孩子的時候,他完全沒有表情,也學不會東西,但現在他會唱歌、有表情,能夠理解你對他說的話。這些孩子不是沒有希望的,他們只是需要有人愛他。」

 

建立大學,開啟轉變社會的契機

 

孩子一批批畢業,但許多學生高中畢業後,因沒有鄰近學校、必須遠至首都比斯凱克讀書,而紛紛放棄升學,於是,楊嘉善決定接著開設大學。

2007年,興亞國際大學(International University In Central Asia)正式在托克馬克成立。同樣出身於台灣的宣教士洪士州,擱下在美國南加州的安穩生活,全家五口來到吉爾吉斯,在建設大學的頭四年期間協助楊嘉善。「第一年招生,就有來自八個族群的50多名學生,包含吉爾吉斯、維吾爾、東干、烏茲別克⋯⋯等等。值得一提的是,三分之二的學生都是女性,對這些族群本身的文化而言,女性接受高等教育是極為罕見的。我們很興奮,期待這間學校能帶來轉變社會的契機。」現在,學校共設有五科系、三十多位教師,近三百位學生,其中六十名學生可以留宿,吉爾吉斯排名前段的優質小型大學,並保送許多學生至台灣與歐美各國留學;而學生認真求學、教師不受賄賂的校風,更為畢業生帶來很高的聲譽。


因辦學有成,楊嘉善還受政府之託,建立一間托克馬克的體育館、兩間分別位於托克馬克和卡拉巴爾塔的兒童樂園等公共建設;而早在2004年,他就獲頒吉爾吉斯「榮譽公民」,成了第一個獲此殊榮的外國人。

  楊嘉善建立的學校

學子遍地開花,楊嘉善的體力則每況愈下。白培英回憶大學建校之際,楊嘉善來台徵求願赴吉爾吉斯的人才,找上自己幫忙:「當時他雖然已82歲,但步履穩健、嗓音宏亮,然而,隔年左膝動手術,從此就離不開手杖,遠行則需輪椅。不過,他仍年年為吉爾吉斯往返各地,為了節省開銷,總是塞在經濟艙的小座位上,中途還要轉機,其艱辛可想而知⋯⋯」

每次楊嘉善夫妻往返美國與吉爾吉斯,都會在土耳其轉機,崔婉貞一直記得與先生同行的經歷:「我對土耳其一向充滿好奇,常常問先生可否多停留一天,讓我看看土耳其到底長什麼模樣,但他總是拒絕。」她笑說:「他是專心的人,總說,我們是來做正事的。」直到最後一次轉機,楊嘉善的體力已大不如前,當他坐著輪椅在土耳其機場等候時,突然用充滿歉意的語氣問崔婉貞:「要不這一次,我們真的多留一天,進去土耳其看一看?」看著丈夫歉疚的表情,崔婉貞不禁笑道:「不要了,我寧願你早點抵達目的地好好休息。」

為楊嘉善帶來深刻打擊的,確實並非漸趨孱弱的形骸與長途跋涉的艱難。2015年,在吉爾吉斯的一個秋日清晨,年屆九旬的他接到美國家人來電告知,小兒子楊基耀因心肌梗塞驟逝,享年56歲。

 

楊嘉善的小兒子楊基耀(第三排右一)曾在父親的公司工作,但中途受信仰感召,跑去做牧師:「父親很不諒解我,因為他一直希望我可以接他的船運事業。沒想到,上帝很幽默,我辭職不到十年,父親就賣了他們的房子和家產,將事業交給員工,帶著約16萬美元的退休金到中亞國家去。」2015年,年近九旬的楊嘉善在吉爾吉斯的一個秋日清晨,接到美國家人來電,楊基耀因心肌梗塞驟逝,享年56歲。楊基耀的太太吳德欣(第二排中)是「中亞分享援助協會」辦公室經理,在丈夫和公公離世後,仍堅守在自己的崗位上。(註3)


楊嘉善和興亞國際大學校長。

楊嘉善夫妻經歷過吉爾吉斯兩次政變,崔婉貞回憶:「第二次政變那天早晨,先生照常出外辦事,我則去街上攤販買點水果。走過市政府,看見不少警察,我沒放在心上,只覺得路上很少人,街上沒有小攤、店舖也都沒開門;突然,對街馬路上有人向我招手,原來是當地一個夥伴,說現在很危險、快回家。事後才知政府機構很多東西都被破壞了,飯店遭縱火,即使是外國人開的商店也遭殃了。遇上兩次政變,幸運的是我們各個學校、機構和師生都平安無事。」
 

跋山涉水的理由

時間回到2000年冬天,當楊嘉善踏入吉爾吉斯的國境,細亂如麻的冰霰迎面而來。那個大雪紛飛的夜裡,他並未預料到,從此十餘年,一個白髮蒼蒼的耄耋之人,即將迎接的是如風雪般撲面而來的世事變幻——學校奇蹟般接連建立、政商官僚的封勉、貧困學子的微笑、左耳全聾與氣力的衰退,以及摯愛兒子的離去。

一個原本不愁吃穿、坐等子孫奉養的鴻商富賈,晚年最常面對的卻是幾次因校務支出龐大而難以負荷的拮据窘境。是什麼力量,讓他在無盡風雪中繼續跨出步伐?

 

其實,這樣的故事並不新奇。150年前,就有一群異鄉人,他們來自舒適安穩的國家,卻飄洋過海來台,自願投入各地偏遠山區,孕育出一間間深山醫院、偏鄉教堂、開啟民智的教育學堂。其中一位名叫馬偕,是位醫生,飄洋過海到台灣,並不是他原先的計畫,但1872年,他在台灣寫下這樣的禱告文:「好像有一條無形的繩,引我往這美麗之島來。我視察台灣北部各大城鎮,美麗至極,使我心裡滿是歡喜與感恩。我與上帝立誓,即使痛苦至死,一生也都要留在此地——這個我選擇的地方——被上帝差用,願上帝幫助我。」


百年前,這些遠渡重洋的外地人,將一生葬於台灣眾山之間;百年後,一個叱吒波濤的船長,最後也將人生這艘船駛進崇山峻嶺之地。2017年二月,將餘生都獻給吉爾吉斯的楊嘉善,終於與世長辭,享年89歲。

山峭懾人,海濤駭人;生命裡,卻總有一個教人跋山涉水的理由。

 

———
 

楊嘉善的一生

1928 /出生於中國北京

1949 /中共佔領上海,21歲的楊嘉善跟著國民黨政府遷台,從此與家人分隔28年

1952 /與崔婉貞在台灣結婚、定居,開始跑船生涯

1962 /赴美發展,船運事業蒸蒸日上

1992 /將船運事業與世界各地的七家分公司交給員工接手

1993 /成為宣教士

1995 /在哈薩克的東干人村莊駐點年

2000 /轉往吉爾吉斯,成立中亞國家第一間基督教學校「恩典中小學」,由吉國宗教部、教育部和司法部聯合核發證書

2004 /獲吉爾吉斯政府頒發「榮譽公民」,為首位獲此殊榮的外國人

2005 /吉爾吉斯第一次政變,稱為「鬱金香革命」

2007 /成立「興亞國際大學」

2010 /吉爾吉斯第二次政變

2015 /小兒子楊基耀驟逝

2017 /與世長辭


———

註1:《蒙主眷佑的一生——楊嘉善長老傳記》(2017)
註2:紀錄片《吉爾吉斯的奇蹟》(2011)
註3:紀錄片《楊嘉善:一個老人的奇妙冒險》(2016)



回顧閱讀:奉獻17年,他成首位獲吉爾吉斯「榮譽公民」的外國人——台灣爺爺楊嘉善(上)


Stories Around The World

看看其他世界角落的故事
  • 非洲

    Africa

  • 南亞

    Southern Asia

  • 中亞

    Central Asia

  • 東亞

    East Asia

  • 美洲

    America

  • 歐洲

    Europe

  • 大洋洲

    Oceania

  • 中東

    Middle Ea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