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

文:戴芯榆|照片提供:Allen
2017/ 09/ 17
【泰國】「他們和我們一樣」——奉獻泰國15年的台灣夫妻

「每天,我都與負責總務的泰國夥伴一起工作,想辦法改善廚房的排水問題,也在浴室裝上蓮蓬頭,讓這裡的孩子不再需水瓢洗澡以節約用水。最近我倆將樓房上的太陽能板固定起來,以塑膠管代替竹竿做電線竿子,這樣,使用期限能夠延長,也不怕被腐蝕、被強風吹壞⋯⋯」

 

2017年去了一趟泰北的趙建國,回憶在當地服務的日子:「Allen和Jane也希望我向孩子們分享我的故事,好激勵他們,因這些孩子和我的成長過程十分相似,不是父母離世、吸毒、貧窮,就是被送給其他家庭扶養。慶幸的是,現在他們生活在『泰國展望之家』,已經是充滿自信、有能力幫助別人的一群孩子。」

 

趙建國口中的Allen和Jane,來自台灣,是一對長駐泰北的宣教士夫妻。

「泰國展望之家」的孩子包括瑤族、栗僳族、阿卡族、佤族⋯⋯等少數民族,加上Allen一家人,共有五個族群(第二排左一為Allen,左二為Jane)。


「感同身受」,一去就是15年

 

提到泰北和台灣之間的關係,或許很多人會想到眾所熟知的孤軍後裔,Allen也說,他高中時第一次認識泰北,就是因為看了《異域》這本書,被當地故事深深感動,後來考上軍校,當了職業軍人21年。「但是,這並不是讓我們決定搬去泰北的真正原因。」

 

Jane說,她和Allen皆來自離異家庭:「我從小就沒見過媽媽,到10歲時,我開始常想,我是誰?有誰愛我?活在這世上的目的是什麼?複雜的家庭關係讓我從小倍覺孤單、渴望被愛。」一個獨生女,一個獨生子,相似的背景讓他們一見如故、同病相憐,但他們背後的四個家庭有四個問題,雖然兩人彼此相愛,仍帶著各自的問題相處,幾經波折步入婚姻,卻不被外界祝福,「我甚至愈趨極端,為他自殺多次。」結婚時,Allen的同袍還打賭:「猜猜這對多久會離婚?」

 

婚後,兩人關係日漸緊張,正處於婚姻邊緣時,樓下一間教會的牧師夫婦耐心的關懷,讓兩人開始面對彼此的問題、學習婚姻關係。「幾年後,我的婚姻有了大幅的改變,我開始思考,這麼被愛的我,可以怎麼去愛別人?」

 

不久,Jane跟著教會到泰北參加短期服務,看見當地有很多孤兒,需要各方援助,「離異家庭出身的我們,很了解那種孤兒的心情,最初只是想看能不能幫上什麼忙,正好Allen申請提早退休,2003年,我們便帶著退休金和兩個孩子前往泰國。」她回憶:「當初以為只會待一、兩年,沒想到,一去就是15年。」
 

不同於想像的「異域」之地

 

一開始,Allen一家在曼谷學習語言跟文化,經濟壓力很大,「曼谷的生活開銷跟台灣差不多,我們的小孩一個兩歲、一個小學剛畢業,很擔心退休金不夠用。」剛好有間國際學校提供職缺,才足夠養家。然而,花三年學習後,他們搬到泰北的清萊省——這裡,正是當初感動Allen的「異域」之地,挑戰才要開始。

 

「到清萊的第一天,當初興奮來泰國、已適應曼谷生活的女兒Betty就哭了:『為什麼這裡這麼不一樣?』」

雨季、山林、泥巴路,住在與世隔絕的村落裡,一切都迥異於都市孩子的期待。現年27歲的Betty,回想那段童年的搬遷記憶,仍歷歷在目:「正值青春期的我,正是重視同儕、打扮和玩樂的時期,但走出清萊的家,放眼望去,只有雞跟牛。」她一度沒有朋友,沒有任何休閒娛樂,曾因語言跟不上而被留級,「15年內,搬了11次家,更讓我找不到家的歸屬感。」


因著一次短期服務行程,讓Allen夫妻在泰北清萊建立「泰國展望之家」。

Allen一家剛到泰北清萊時,簡單樸素的生活。

剛建設的時期,開路、鋪路都是家常便飯。

 

孩子難以適應,對他們而言,也花了幾年時間,生活才穩定下來。在這期間,對當地民情和現象的觀察,讓成立「泰國展望之家」的想法慢慢成形。

 

「我們對泰北的印象大多停留在華人孤軍,然而,那些孤軍後裔到了三、四代,都早已跟當地少數民族通婚、同化了,例如栗僳族、瑤族、阿卡族⋯⋯甚至包括緬甸過來的佤族、拉祜族。」來自不同族群與背景的孩子,除了都使用泰語為共通語言,還有一個最大的相似點——身世坎坷。「在中國雲南、緬甸、泰國和寮國邊界山區,到處都是沒有身份的孩子,有單親、孤兒、身心障礙或父母吸毒的⋯⋯一有機會被送到收容機構,就再也不想回去了。」

 

2010年,Allen夫妻靠著部分退休金與東拼西湊的捐款,在清萊郊區的一塊叢林地上正式成立一間學生中心「泰國展望之家」,收留需要幫助的孩子,提供他們食宿,並帶他們辦理身份證、繼續求學;通常一個月500泰銖(約500台幣),就是一個孩子的助學金。

 

「雖然我們在郊區,但距離當地最近的學校大概三、四公里。孩子們在這裡和學校的通用語言都是泰語,我們也用泰語對他們和當地夥伴交談。白天,孩子坐村內接駁車去學校念書,回『家』後,則有一些中文和英文的課後輔導。」

Allen夫妻協助孩子拿到「難民證」,等於一種居住範圍和權利受限的身分證,所有孩子的生日都是一月一日。

「泰國展望之家」的菜園由夫妻倆和孩子們共同照顧。


24小時在一起的「家庭」生活,困難重重

 

現在,「家」裡的水還是井水,電力是臨時用電,而24小時生活在一起、毫無隱私的「家庭」生活,對Allen夫妻來說,都還不算難處。2013年,兩人的父親相繼在一週內過世,無法隨侍在旁,成了生命中的遺憾,而他們好幾次培養人才,希望未來由當地夥伴接手,但人都難以留下:「女生通常會遇到感情問題、結婚懷孕,而無法久待;男生則是經濟壓力,想先出去做生意,因為從小窮到大,窮怕了。」

 

沒有夥伴、資源有限,是Allen夫妻最大的無奈。「目前這個『家』只能供應十二個小孩,有時還會受到局勢影響——泰國軍政府上台那年,原本要收四個孩子,但證件久久無法通過,只好又眼睜睜地把他們送回泰緬交界的山區學校,那裡的環境和師資都極差⋯⋯」

 

泰北有許多外來團體成立的「救濟院」,泰文稱為「HoPak」,都是類似「泰國展望之家」這樣的住宿中心。有些「HoPak」一收就是百多個孩子,但人手吃緊,也沒有管理經驗,導致生活品質不佳,一不小心,就可能發生憾事,「像2016年5月,清萊淵巴寶的一所學生中心就因為管理疏失,而造成一起十七人喪生的火災。我們曾收留的十個孩子原本都住在這裡,幸好逃過一劫。」

 

Allen說,「泰國展望之家」不求孩子的數量,只希望收留的孩子都能受到最好的照顧;而許多孩子的改變,就是對他們最大的鼓勵。


夫妻倆和孩子們24小時生活在一起(左一為Jane)。

「泰國展望之家」除了宿舍,還有菜園跟雞舍,每個孩子都有一隻與自己同樣名字的雞,看誰照顧得最好(左一為Allen)。


改變生命,泰緬少年成澳洲廚師

 

「有個從緬甸來的孩子,爸爸患有嚴重毒癮,媽媽生了九個小孩,他是第七個。5歲來到泰國,他一直輾轉在不同機構來去,一開始有很深的孤兒心態:受害者心理、情感缺乏、極度渴望被愛⋯⋯」直到四年前,夫妻倆幫他辦好身分證,帶他回「家」,現在他不但能幫忙中泰口譯,今年還成為學校該年級的模範生。「他說,他知道自己的父親不是好父親,但他不會對『家』失望,自己未來一定要做個好爸爸。」

 

還有一位名為阿光的青年,是從緬甸來的泰華後裔,14歲時,父母開始戒毒,他則搬來與Allen夫妻同住。「在職業學校學修車的他,一直不愛讀書,成績也不好,但兩年後,不但學了中文,英文還成了全班第一名。」更重要的是,夫妻倆發現他對下廚有興趣,鼓勵他深造,後來,他到曼谷的五星級餐廳工作,現在已在澳洲當廚師。

 

「他常在臉書分享澳洲的生活,也在當地教會幫忙,總是用流利的英語與我們交談,人生完全被翻轉。」每次阿光回清萊,都會買水果來探望他們;而他的親生父母戒毒成功後,留在泰北繼續幫助其他人戒毒,與阿光的親子關係也得到修復。「只要看見一個這樣的孩子,就讓人心滿意足了。」

「泰國展望之家」與附近的拉祜族學生中心常常合作往來,也固定捐獻資源給附近的學校與機構。

為山上小學的孩子們選擇適合的鞋子。

 

2017年,新學期開始的前幾天,夫妻倆和孩子們一起回顧大家多年前來到泰國的模樣,不知不覺,幾個孩子都濕了眼眶。看見自己不單在外貌、衣著、體態等方面改變,在才能、自信與氣質更大有進步,各人點滴在心頭;畢竟,對大部分孩子來說,現在擁有的一切,可能是原本一生都不敢奢望的事。

 

而改變的,還有他們的女兒Betty。

 

「他們和我們一樣

 

「高中畢業後,我拿到高額獎學金,到美國念社工,自己也半工半讀,去食堂做服務生、在宿舍當清潔人員,只希望能順利畢業。」Betty說,現在她在紐約一間社福機構工作,幫助受到家暴、性侵和棄養的孩子找到收養家庭。促使她主修社工系的契機,就是她在跟隨父母的過程中看到的景況。

 

「童年一次次的變動,曾經讓我不知道哪裡是我的『家』,但一次在教會裡,聽見一場分享使我印象深刻。講者說:『如果你正處在一個NoWhere(無處可從)的曠野裡,那就是上帝所在的NowHere(正在這裡)。』」Betty說:「在泰北看到的一切,讓我發現,不是只有我不知道哪裡是『家』,而且,我甚至可以陪伴那些曾經和我一樣『找不到家』的人。」

 

這句「他們和我們一樣」,亦是當初Allen夫妻跨出台灣的起點。若我們發現,遙遠彼方那些和我們一樣的人,卻和我們擁有多麽不一樣的命運,我們是否願意跨出自己的世界,讓我們和他們的未來,都不再一樣?


本文未經作者同意或授權,不得擅自翻譯、編輯、轉載—

 

Stories Around The World

看看其他世界角落的故事
  • 非洲

    Africa

  • 南亞

    Southern Asia

  • 中亞

    Central Asia

  • 東亞

    East Asia

  • 美洲

    America

  • 歐洲

    Europe

  • 大洋洲

    Oceania

  • 中東

    Middle East